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相关栏目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探讨
积分制管理是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的好形式
2018-01-05 17:13:00 浏览:517次 来源: 作者:何远林 黎必华
    刚刚闭幕的党的十九大提出,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要求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近年来,荆门市创新基层治理,将“拓展网络化社会管理平台功能,在所有城镇社区和136个农村试点社区推行积分管理”纳入民生实事之一。为及时掌握积分制管理在基层的运用情况,市委党校第25期局干班第一调研组于九月中下旬赴我市相关社区和村进行了调查研究。
    一、社区(村)推行积分制管理背景和重要意义
  (一)积分制管理是荆门的一张创新名片
积分制管理源于荆门,是把积分制度用于对人管理,以积分来衡量人的自我价值,反映和考核人的综合表现,然后再把各种物质待遇、福利与积分挂钩,激活员工的存在感和成就感,放大员工的内生动力,从而达到激励人的主观能动性,充分调动人的积极性。其精髓是培育企业文化,让员工有理想信念,可以自由发挥自已的潜能,能感受到工作的惬意舒心,能被别人尊重。2003年,湖北群艺公司开始实施积分管理。2008年,积分制管理逐步走向全国。2011年,被中科院选定为“管理创新项目”。2017年10月13日,群艺数码第153期积分制管理落地实操班落幕,来自全国及葡萄牙、马来西亚、印尼等国近400位企业家、机关事业单位以及社区农村负责人参加学习。积分制管理已成为荆门的一张靓丽名片。
  (二)现代基层社会治理困境亟待破解
随着社会转型步伐加快,社会治理尤其是基层社会治理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复杂,工作难度越来越大,具体表现为人口流动性大,以户口管人模式已难以适应;价值多元化、服务诉求多样化;基层组织缺乏凝聚力,居(村)民普遍缺乏归属感等。造成的不利局面是基层工作累,吃力不讨好,而居(村)民自管自治意识不强,冷对基层工作。
  (三)基层社会治理导入积分制意义重大
针对基层现状,荆门市切实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推进社会治理精细化,构建全民共建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积分制管理在荆门等多个领域和行业的实践,已经形成一套较成熟的管理体系,其管理理念与推进居(村)民自治高度契合,对于精准回应居(村)民诉求,有效调动其参与积极性,降低基层管理成本,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2015年下半年,我市选择东宝区浏河社区、掇刀区白石坡社区等作为试点,尝试积分制管理,取得较好成效。2016年7月,市综治委出台社区(村)社会治理积分制管理工作实施方案,在中心城区52个社区实施积分制管理。2017年又将推行积分制管理纳入市政府十件实事之一,受到社区积极响应和市民欢迎。
    二、社区(村)推行积分制管理的荆门实践与探索
  (一)浏河社区先行先试
2016年12月19日,新任省委书纪蒋超良到东宝区浏河社区调研,充分肯定了该社区以党建为引领、自管为重点、网格为基础、积分为抓手的基层社区治理探索。全国知名社区建设研究专家、华中师范大学陈伟东教授兴奋指出:“积出一个好制度,自管一个好模式,激活一个老社区。”浏河社区主任苏玉梅说:“积分制管理始于2015年10月,相当于给每位居民开设了一个‘行为银行’,终生受益”。积分记录美德,行为传递正能量,家风社风明显转变,该社区涌现出45个孝老爱亲家庭、400多个书香润德家庭、200多创卫带头人、邻里守法带头人、矛盾纠纷调解员等社区骨干,带动居民义务巡逻,助老扶困,矛盾调解,道德宣讲8000人次。
  (二)全市推广进展顺利
2017年,是我市全面推进积分制管理的第一年,所有城市社区和部分农村社区将接受市定标准验收。从了解的情况看,我市所有城市社区均已推行,农村社区也在逐步展开。截止8月底,东宝区参与积分制管理的家庭45224户,参与率35.66%;参与人数127508人,参与率36.4%。掇刀区白石坡社区是积分管制理创始人李荣先生亲自选定的试点社区,2015年7月开始实施,已进行两年有效实践,掇刀区农村积分制管理工作自今年6月初开始推行。漳河新区漳河镇却集村是我市首个农村积分制管理试点村,今年4月实行积分制管理。主要做法有:
  (1)以点带面。我市各地进行充分的试点工作,培育典型,形成经验加以推广。东宝区确定56个社区(村)(42个城镇社区和农村14个村)作为市验收对象,确定72个社区村(城区15个,农村57个)为区积分制管理示范点。6月份,市委办督查通报显示,该区积分总数占全市积分总数的82.5%。其目标是到2017年底,实现社区(村)社会治理积分制管理全覆盖,中心城区50%的社区和农村30%的村(社区)达到管理科学、运行规范、基层自治能力和建设水平进一步提升的目标。
  (2)扎实推进。一是宣传发动,安排部署。如掇刀区在前期试点的基础上,6月2日召开了全区积分制管理推进动员大会,进行全面部署。二是广泛调研,制定方案。积极开展积分对象需求“大调查”“大讨论”等活动,广泛征求社会各方面意见。结合本地实际,因地制宜、分门别类制定切实可行的操作方案和实施细则。三是指导培训,组织实施。组织技术力量深入社区(村),指导网格员学习积分制管理软件的操作与应用。四是落实奖励,强化督办。调动居民积极性,同时推动社(村)全力完善管理办法和政策激励措施。
  (3)制度保证。市区两级在制度上予以保证。市级制定意见、实施方案和验收标准等,各地也相应制定实施意见、积分项目、奖励方法等文件。如东宝区今年3月份,出台《中共东宝区委东宝区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深化积分制管理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的实施意见》(东发[2017]4号)和《关于印发东宝区社区(村)社会治理积分制管理项目内容和分值指导标准(试行)、东宝区社区(村)社会治理积分奖励办法(试行)的通知》(东综治委[2017]4号)文件,进一步完善社会治理积分制管理办法。在积分制奖励方面,通过整合各职能部门的政策资源,制定了免费体检、涉农奖励、社会组织孵化奖励、健康服务卡奖励、健身卡(购书卡)奖励、免费校内托管等10项政策激励措施和积分优胜户评先表彰等7项精神鼓励措施,进一步激发了居(村)民参与积分的热情。
  (三)初步成效
   1、基层自管自治能力明显提升。极大地提高了居(村)民参与基层治理的热情,改变过去“要我参与”为“我要参与”。实行积分制管理前,居(村)民对居(村)内事务重视不够,很大一部分群众总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对居(村)委会的一些安排置之不理,矛盾纠纷时常发生。通过积分制管理,居(村)民思想上实现了从“我该向集体要什么”到“我能为集体做什么”的转变,行动上更加自觉地参与社会公共事务、邻里互助服务和其它集体活动。
   2、社会风气明显好转。形成人人争做好事、个个争当优秀居(村)民的良好社会风尚,弘扬了社会正能量。社会志愿者数量明显增加。2017年上半年全省“一感两度两率”调查,从东宝区来看,安全感和治安满意度两组数据有很大幅度提升,其中安全感排名由2016年的83名上升为47名,治安满意度排名由2016年的51名上升为32名。
   3、居住环境明显改观。城市社区通过开展创卫,利用积分记录激励居民参与社区基础建设,配合拆除违建,铲除菜地,硬化场地,新增停车位等。小区车辆停靠有序,路面洁净,环境变美了。农村通过积分,号召村民参与美丽乡村建设,村庄面貌大为改观。
   4、基层党组织号召力明显增强。推进积分制管理的过程,也是一个党支部带领党员、党员带领居(村)民参与基层管理的过程,它密切了党员干部与居(村)的联系交流,通过支书敲农门、结对帮扶解困、帮助解决民生实事,基层党组织号召力进一步增强。
  (四)有益启示
随着积分制管理的强力推进,上至耄耋老人,下至适龄学童,都积极参与积分,主动找积分、挣积分。一段时间,"今天你积分了吗?”成为荆楚大地最时髦的问候语。带给我们的启示有四个方面:
   1、顶层设计是基础。积分制管理由经济领域引入社会领域,是一个新生事物。我市遵循事物发展规律,提前做好制度安排,试点逐步推开,保证正确的方向,其安排突出了简约、便民、务实、管用原则。
   2、提高参与率是关键。实施积分制的目地就是解决居(村)民冷对基层工作的问题,若大家不能积极参与,则演变成形式主义、花架子。必须从方案的设计、活动的安排、物质奖励、精神激励等方面吸引、吸收普通居(村)民参与,从而产生社区及村民领袖和各类社会组织,形成良性的循环。
   3、正向激励是方向。积分制管理的灵魂是激发正能量,所以在具体操作中,要坚持“积分不扣分,永远不清零”的原则,避免三种情况一是同一项事情既加分又扣分;二是相关法规要求做的事情不需加分;三是防止出现积分差距大,破罐子破摔的现象。
   4、促进自管自治是根本。基层治理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必须是促进自管自治,否则就是基层干部“唱独角戏”。积分制管理使得基层治理由“替民做主”向“由民做主”转变,较好地实现自管自治目标。
    三、深化村(社区)积分制管理几点建议
调研过程中我们发现部分居(村)民流动性大,知晓率还不高,持观望冷漠态度;实施方案过细,有些繁琐;人手不足,管理成本过高的问题。针对上述问题,提出如下建议:
  一是加强信息化建设,提升管理水平。一方面要解决积分制信息平台积分录入数据不便等问题,另一方面要研发App,居(村)民自行申报积分,进一步扩大积分信息收集面,同时也减轻工作人员的劳动强度。
  二是不搞一刀切,分类设定指导意见给基层自主权。积分制实行两年来,各地实施情况不尽一致,而各地本身基础也不尽相同。如浏河社区自管自治已达到较高水平,不再是传统的上门积分方法,主要是社会组织掌握积分,既方便灵活,又实用管用。在规模大的村亦可将积分权赋予小组长,减少管理层次,避免村级陷入数据海洋。
  三是培养各类社会组织,丰富管理末梢。居(村)民自管自治不能由基层干部包揽,必须要有一个个小载体。如东宝区天鹅池社区经过几年培育,现有11支成熟社团,通过开展文化活动、参与公益活动,调动居民积极性,走出了社团组织引领的社会治理积分管理之路。
  四是做好结合文章,各地要有自已的小品牌。积分制是一种基层治理手段,对基层工作不能以一概全,各地要把自己特色品牌工作与其有机结合。这方面东宝做得较好,如金象社区实施“双金”工程,引导全社会参与到关爱空巢老人、留守儿童的活动中来,参与者均可因其付出而获得积分,得到相应的积分奖励。
  五是坚持正向激励,以精神鼓励为主。调研过程中,基层干部普遍有个担忧,怕积分制坚持不长久,其原因就是缺资金支持。发现有条件好的村每年投入30万元以上用于奖励,我们认为不易持久,难以复制推广,且这与积分制初衷相悖,重点要研究如何激发内生动力,激活精神层面,物质刺激可能适得其反。
  指导教师:郭  强
  组    长:李万清
  组成成员:张红星 杨成荣 张  勇 李欣纹 冯士玉
          龙亚兰 黄中华 何远林 黎必华
  撰 稿 人:何远林 黎必华

(此文被中共荆门市委党校主办《决策资讯》2017年第5期刊用)

百度搜索 | 免责声明 | 在线沟通 | 领导信箱

版权所有:荆门市东宝区供销合作社联合社 地址:荆门市白庙路34号 电话:0724-2332189(办公室) 2379813(传真)邮政编码:448000 | 鄂ICP备15020888号-1 | Powered by www.dbcoop.cn